細菌療法 抗癌新利器

過去,手術難以切除且極為頑強、具有多重抗性的晚期實體癌症,一直是醫學上的難題。本(10)月,美國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藉由新型「細菌療法」,為這類回天乏術的患者帶來了新希望。在剛結束的第四屆國際癌症免疫治療會議上,新型細菌療法的一期臨床試驗數據令人振奮,也成為專家注目的焦點。

該試驗共有24名患者,其中15名為肉瘤(Sarcoma), 兩名黑色素瘤(Melanoma),以及其它七名罹患不同腫瘤的患者。分別注射1-300萬顆Clostridium novyi-NT(諾維氏梭菌-NT菌株)孢子於腫瘤患部,除兩位注射300萬顆高劑量孢子的試驗者,因併發敗血(Sepsis)與壞疽(Gangrene)而停止試驗外,其餘22位試驗者中,21位的腫瘤在藥物反應評估標準(RECIST)下狀況穩定,而其中有46%試驗者癌細胞內部可觀察到細菌孢子萌芽,而癌症結構也因繼發的免疫反應而崩解,更有23%的患者癌細胞明顯縮小達10%以上。這在難治型惡性實體癌的治療史上,堪稱大突破。

C. novyi-NT是2014年由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人員,藉由去除C. novyi毒素基因後,所改造出的減毒性菌株。由於此菌喜歡厭氧環境,因此會朝癌細胞深處鑽去,最終造成免疫反應而使癌細胞瓦解。

在犬類的動物試驗上,細菌療法發現高達37.5%的藥物反應率,受測16隻犬中,有三隻的腫瘤完全消失,另三隻癌症部位顯著縮小。這實驗結果也成功發表在新藥指標性期刊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》。由於晚期難治實體癌對各類治療都極具抗性,屬於無藥可治的疾病,因此FDA很快放行了此菌的人體試驗。

癌症細菌療法可回溯至19世紀末,當年,紐約醫院(現為「紀念斯隆凱特琳癌症中心」)的威廉科利醫生(Dr. William B. Coley),無意間發現鏈球菌的感染常會造成癌症病人的癌患縮小,於是科利醫生開始使用鏈球菌治療他的癌症病人,並在1892年發明了名為科利毒素(Coleys toxins)的抗癌症疫苗,並廣泛用在各種腫瘤治療中。

然而此療法最終因缺乏學理根據,且在科利醫生使用不當數據的指控下,加之以放射療法的崛起,而逐漸沒落。於1962年,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甚至拒絕承認科利毒素為一種合法藥物。從1970年迄今,只有原應用在結核病防治的Bacillus Calmette-Guerin (BCG)活菌疫苗,被核定用於治療表層非肌肉侵犯型的膀胱癌治療。近年,隨免疫學的快速發展,抗癌細菌療法又重新興起,除了前面提到的C. novyi-NT外,另外傷寒沙門氏菌、單核細胞增多性李斯特菌與大腸桿菌等,也被大量應用於此類癌症治療研究,有多個產品已經在臨床試驗階段。

去年,美國的Advaxis公司啟動旗下Listeria monocytogenes基改產品Axalimogene filolisbac(簡稱AXAL)的臨床三期試驗,AXAL是一種弱毒性李斯特菌,藉由基改技術確保菌體會進入並存活於樹突細胞或巨噬細胞內,持續表現子宮頸癌細胞抗原,活化病患免疫系統,促使免疫細胞去攻擊HPV-E7陽性的癌細胞。AXAL在二期臨床數據中顯示對末期子宮頸癌具顯著療效,一年的生存率(Overall Survival)達到了38%,其中有一位患者的癌細胞甚至完全消失。對比國際婦科癌症醫學統計,年近十年晚期子宮頸癌的二期存活數據都在30%以下,AXAL的未來備受期待。

除了Advaxis外,Evelo Bioscience、Vaximm、T3 Pharmaceuticals Ltd等國外藥廠,都已投入開發抗癌細菌療法,劍指2025年預計將成長至千億美元的癌症免疫治療市場。未來的抗癌免疫治療將迎來巨浪,而傳統的小分子藥、生物藥、核酸藥、溶瘤病毒與細菌療法都將是其中的重要參與者。

文章出處:環球生技月刊
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gbimonthly.com/2018/10/33818/

Font Resize